主页 > 国内 >

太原环自行车赛太原赛段

iPDM展|古玉龙:婴童皮肤的常见问题及洗护市场的思考

????

由广东省化妆品学会主办,中国美妆网承办,广东省科学技术协会指导,并得到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政府特别支持,为期2天的“2019(第三届)中国化妆品国际高峰论坛暨2019中国美妆供应链展(简称iPDM展)”,在广州白云国际会议中心火热上演。政产学研群英荟萃,“高”处相逢,第三次携手共盟发展,用有趣、有思想的前沿探索,再攀化妆品产业高峰。


iPDM展|古玉龙:婴童皮肤的常见问题及洗护市场的思考

古玉龙


以下为金发拉比妇婴童用品股份有限公司研发总监古玉龙先生的精彩分享:

我长期从事婴幼儿洗护产品的研发,在实验室做过很多公式,很多东西可能缺乏理论性,所以想跟大家一起讨论。

首先,婴幼儿皮肤有以下特点:1、皮肤薄,容易被损伤;2、皮肤脂质少,对干燥环境适应性差;3、皮肤面积与体重比例大;4、皮肤抵抗(细菌)能力差;5、皮肤色素层薄;6、皮肤体温调节能力弱;7、泪腺发育不成熟;8、对外界刺激物敏感度高;9、皮肤含水量高,水分容易流失;10、皮肤汗腺发育不够,汗腺分泌少。

因此,干燥、脱屑;粟粒疹(皮脂腺孔堵塞);摇篮帽(头垢);奶癣、湿疹(特异性皮炎);尿布疹;痱子(汗腺孔堵塞); 易被蚊虫叮咬;皮肤容易皲裂;易晒伤等也成为婴幼儿皮肤的常见问题

干燥脱屑要滋润,就需要润肤霜、乳露和油脂护肤类产品;应对粟粒疹,需要做到保湿、避免封闭,可以选择乳液和补水产品;至于头垢,传统的想法不希望把它洗掉,这是错误的,洗的时候需要用润肤油和洗发露。

湿疹、奶癣,需要借助润肤霜、乳露等产品加强皮肤屏障;祛痱的爽身粉以前有很多,但对于痱子,并不是要干爽,而是与干爽相反的,其实是需要滋润;婴幼儿易被蚊虫叮咬,就需要止痒产品;皮肤容易皲裂,就需要高油分产品或保湿比较好的产品;易晒伤,需要隔离紫外线,晒后修护应该有一定的市场。


iPDM展|古玉龙:婴童皮肤的常见问题及洗护市场的思考


强生、贝亲、红色小象、菲力洁等都是婴童常见基础品牌,红色小象则是最近三年发展最快的,下面我也会以红色小象为例进行展开说明。


iPDM展|古玉龙:婴童皮肤的常见问题及洗护市场的思考


红色小象的分类比较细,婴童类产品做了10个SKU,有两个重复。红色小象夏季系列有5个SKU,主要是解决止痒、系类,主打去湿疹等等。

总结起来,婴童洗护常规主线产品主要有:洗发露、沐浴露(洗发沐浴露)、保湿面(乳、露)、身体膏(乳、露)、触摸产品(按摩油、润肤油)、护臀产品(清洁、预防、改善)、防护产品(防蚊虫、防晒)、修复类(叮后、晒后、止痒)、爽身类(痱子、爽身粉、液体爽身)、花露水、润唇膏湿疹、奶癣产品、洗衣皂、洗衣液等。

在我看来,一般做婴幼儿产品的企业,起初都是做洗发水、沐浴露、保湿面霜。但在婴童洗护领域,护臀的清洁特别重要,但是做臀部清洁的企业却很少,市场反响也不好。其实臀部清洁做好了,婴幼儿屁股自然就不会出现红肿以及尿布疹等皮肤问题了。

至于婴幼儿防护产品,防晒产品我不看好,湿疹奶癣产品,我也不建议做,防蚊产品应该会有市场。根据我的经验,婴幼儿产品在北方卖得比较好,针对华北、东北、西北,很多公司做凡士林膏和防皲裂霜,卖得都比较好。

瘙痒也是敏感肌常见问题,实际上受很多因素影响,涉及细胞和分子水平的多重介质,在一些文献中都有提到,瘙痒的出现跟种族、社会经济地位、心理、生活习惯等都有关系,当然还有化妆品。

研究发现,引起瘙痒的关键诱因是通过P物质、神经肽等激活肥大细胞释放组胺。P物质从神经末梢释放后,与肥大细胞上的神经肽NK-1受体高度结合,激活并释放组胺,形成恶性循环。此外,P物质在瘙痒的诱导和维持过程中均起到重要的媒介作用,因此,它代表了止痒护理的有效靶点。德之馨可以抑制NK1受体的活性,阻断引发痒感的组胺释放。

总体来讲,针对敏感肌出现的问题,德之馨的解决方案主要围绕两个方面,增强皮肤本能的防御机制,调控皮肤内部机制。

当前文章:http://www.chungkang.com/8tzy3agj/131935-104937-16928.html

发布时间:18:13:04


<相关文章>

嘉庆帝为何不能中兴大清?这三件尴尬事告诉你

????

嘉庆帝为何不能中兴大清?这三件尴尬事告诉你

作者:我方团队张嵚

清朝历代皇帝里,若论十分没存在感的一位,当属大清朝第七位皇帝:嘉庆帝永琰。

无论比起他之前,康雍乾三帝的“雄才大略”,还是比起他身后一二次鸦片战争年间,道光上海合作组织首次以_今日热点咸丰们的凄风苦雨,夹在中间的嘉庆帝,无论正史野史,都是相当低调。上世纪学者余秋雨的散文名篇《一个王朝的背影》里,更给他一句话评语:“嘉庆为人比较懦弱宽厚,在父亲留下的这副担子前不知如何是好”。

但这话说嘉庆帝,其实也有些不公平。

因为,他父亲乾隆帝留给他的“这副担子”,其实是口实实在在的锅:满朝腐败严重,官员蝇营狗苟,西南大起义持续九年,外加水旱灾害各种麻烦,年年都在闹。他执政(亲政)的二十一年,也几乎是天天在拼:抓贪官毫不手软,隔几年就重办大案要案,多次下旨怒批玩忽职守官员。外加年年免去各地积欠钱粮,想方设法给老百姓“减负”苹果华为拍照p30_今日热点。如此“拼”法,跟懦弱宽厚实在不搭。

嘉庆帝为何不能中兴大清?这三件尴尬事告诉你

但叫人叹息的是,饶是这般硬撑,嘉庆帝治下的清王朝,纵是闯过了各种难关,却也无奈每况愈下。努力治国的嘉庆帝,到底成了清王朝“由盛转衰”的代表人物。可谓越努力越无奈。

为何会如此无奈?下面这几桩尴尬事,或许就能讲明白:尴尬背后,不止是嘉庆帝的苦,更是清王朝“中兴无望”的因由。

尴尬事一:你们为什么不说话?

其实,初登基时的嘉庆帝,虽然深知大清积弊够多,却也很有雄心壮志,甚至盼着自己能像唐太宗一样,干出一番直追“贞观之治”的大业。他尤其羡慕唐太宗的地方,就是大唐贞观年间那“群臣直言进谏”的热闹场面。还特意以“唐太宗纳谏”为题材,写下着名的感事诗:“贤君容直臣,纳谏终无咎。”

当然,嘉庆帝也不是空羡慕,亲政那年的正月(嘉庆四年正月),他就立刻下诏书求直言。比起前代帝王的类似操作来,嘉庆帝这一次,却是十分实诚。诏书里要求“诸臣务须宅心虚公,将用人行政、兴除利弊、有裨实政者,各抒诚悃,据实敷陈,佐朕不逮,用副集思广益之意。”也就是有什么话,各位大臣就放开胆子说,大小官员无论品级,都要放开胆子给朕说话。只要对国家有利,再大的忌讳,朕都听得进!

嘉庆帝为何不能中兴大清?这三件尴尬事告诉你

可以说,在清代所有要求“直言进谏”的诏书里。嘉庆帝这一封,特别是这几句,都堪称是最坦诚的。效果一开始也极好。以《清史稿》的形容说,当时一度“下至末吏平民,皆得封章上达”。场面热热闹闹。但比起唐太宗年间这热闹多年的“热潮”,大清朝这“进谏”风,却是热闹了没几年,又消停了。

为什么消停?参考下嘉庆年间的国事就知道:当时大清的问题,致命一条就是腐败。嘉庆帝虽说重手治腐,却是治掉一批蛀虫,接着又来一批,一直治标不治本,朝臣算法不是AI_今日热点利益盘根错节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工作部署会_今日热点,“说错话”后果严重,谁还能大胆说?于是几次凉水浇头后,就连“专业进谏”的科道官员,竟也大多失声。

发展到嘉庆帝发布“求直言”诏书十年后,即嘉庆十四年时。尴尬的事情来了:“广兴贪赃案”事发。面对这过程触目惊心的大案,那些担负监察职责的科道言官们,竟是全程集体失语。“求直言”求了十年,大臣们越来越不敢说话,越是该说话的官员,越是不肯说。尴尬的嘉庆帝,除了惩办了不少“失语”言官外,还又特意写了着名的《谏臣论》一文,鼓励科道官员放胆直言。可效果,还是“失语”。

“不敢说话”的大清朝堂,自然,坠入死气沉沉的方向。

尴尬事二:“小老鼠”能力大

嘉庆年间比较出名的大事,就是反腐“大老虎”,诸如和珅这样的“大老虎”,都被嘉庆帝踩翻在地。然后在嘉庆帝亲政的二十一年里,又有漕运总督富纲和巡漕御史英伦等高官们因为腐败被处死。但比起这些身居高位的蛀虫来,更让嘉庆帝火大的,却还有一些“小老鼠”:看似不起眼的小官,竟也有超乎寻常的“腐败能量”。

嘉庆帝为何不能中兴大清?这三件尴尬事告诉你

比如嘉庆十一年被掀了盖子的“直隶司书假印舞弊案”。一个叫王丽南的承办司书,竟然就能肆意伪造账单收据,甚至还造了藩司和库官的大印,借此浑水摸鱼。竟在定州境内多年来虚收官银三十一万两。难道地方官都是吃干饭的,由着这个“小老鼠”骗?原来各县的小吏们,竟都和王丽南串通一气,每多收一份钱,各个都要敲金分肥。还有小吏来回串联,充当中间人,简直是勾搭连环,狠刮民脂民膏。

这番雷人案件,叫大开眼界的嘉庆帝也暴怒无比。直隶历任的藩司们,也各个狼狈陪绑,有的接到嘉庆帝严令,承担赔偿损失的钱款。藩司颜检更被充军乌鲁木齐。一群小吏搂钱,带翻了一群大官。全程神奇操作,也叫嘉庆帝连连怒骂:“实堪令人发指!”

当时嘉庆帝大黑暗命运终结者电影_今日热点概以为,这几个小官吏“作”的大事,只是个少数个例,但没想到三年以后,就在他眼皮底下,工部的书吏弄出了更大的动静:书吏王书常私刻假印章,随意胡诌个工程名目,竟就大摇大摆找内务府领钱。理论上说,内务府审核钱财支取,本该由主管官员严格审核。可当时的相关官员,大多是“不复寓目,仰视屋梁,手画大诺而已。”这群草包把关扫黑除恶是全国开展吗_今日热点,也就被一坑一个准。

嘉庆帝为何不能中兴大清?这三件尴尬事告诉你

结果,从嘉庆十一年到嘉庆十四年,王书常等小吏们,先后十四次凭着造假的图章文书,从内务府捞的盆满钵满,直到东窗事发后被嘉庆帝处斩。可天子眼皮底下,几个小吏就能如此作妖,大清朝的吏治,怎么能好?

尴尬事三:越查亏空越亏空

比起惩贪等大动作来,嘉庆帝自从亲政后,也在不遗余力的干一桩大事:追查亏空。

在嘉庆帝刚刚亲政的嘉庆四年时,拜乾隆年间的各种治国败笔所赐,清王朝的各地亏空,已经十分严重 。单是山东各州县的亏空,就有七十余万两白银。这还算亏空比较“正常”的地方。大清朝的钱袋子,等于到处是窟窿。

这个大问题,事关国计民生。所以嘉庆帝一直抓得紧。但他“追”亏空的方式,每次都是狠狠敲打相关官员一顿,什么样的重话都说出口,貌似一幅严办的样子。但紧接着,就常是一句“徐徐办理,自有成效”“其如何从容弥补之法,请各督抚密奏”。也就是朕虽然着急,你们也要把握着慢慢办。

如此“打个巴掌揉三揉”的风格,也是嘉庆帝的常见手腕,甚至就连相关官员出了错,又加了新亏空,他也往往是一顿呵斥后,来一句“如尚有拖延,即严参究办。”也就是这次先饶了你,给我好好干。

嘉庆帝为何不能中兴大清?这三件尴尬事告诉你

可嘉庆帝这套驭人之术,效果到底如何?到了嘉庆十九年,尴尬事情来了:嘉庆帝年年追查亏空,年年颁布严令,年年恩威并施,但是年江苏巡抚初彭龄上奏说,嘉庆六年时江苏亏空三十万两,到了此时,别看年年补亏空,亏空却突破了三百万两——官员们一边拆东墙补西墙,把今年的钱拿来补新一年亏空,一边又欠下新亏空。年年“严格追查”的嘉庆,闹了个大尴尬。

一直到嘉庆帝去世,这亏空问题,依然是清王朝,一个头大的问题。说起来,就是嘉庆帝这“徐徐办理”风格惹得祸。雷声大雨点小的追查方式,换来的,必然是懒政与腐败的滋生。

参考资料:《清实录》、《清史稿》、《啸亭杂录》 、关文发《清帝列传:嘉庆帝》

同治死于天花,对大清象征着什么?

古代吃货大排名,乾隆第四,苏轼第二,第一是谁?

【责任编辑:admin】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